您的位置: 白城信息港 > 娱乐

从音乐到修志 内蒙古史学家邢野的“反转人生”

发布时间:2019-01-11 18:03:44
从音乐到修志 内蒙古史学家邢野的“反转人生” 中新网呼和浩特3月29日电 题:从音乐到修志 内蒙古史学家邢野的“反转人生” 作者 乌娅娜 走进邢野的工作室,书香扑鼻。在400平米的空间里,12万册关于内蒙古自治区各厅局委办与盟市旗县的方志、人物传、大事记等,摆放得像迷宫一样,而主人却对它们了如指掌,哪一本放在哪里都心中有数。 图为邢野正在为《内蒙古自治区简志》做出版前的审校。 乌娅娜 摄 今年68岁的邢野先生,主持完成的各类方志与文史专著四十余部,除了史志领域的成就,邢野还透露着一股艺术家范儿。29日,邢野向记者讲述了他从音乐家到史志学家的故事。 图为邢野收藏的部分铃铛。 乌娅娜 摄 受父亲的影响,邢野从小对音乐有浓厚的兴趣,上个世纪70年代初,他从一名下乡知识青年考入呼和浩特市文工团,后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和乐队指挥,还能演奏多种乐器,那时,他刚过“而立之年”。 1983年,邢野改行调入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总编室工作,从事盟市旗县志书的辅导与《内蒙古年鉴》的编修工作。35年来,内蒙古所属12个盟市、103个旗县,他少走过四遍。 图为邢野的藏书。 乌娅娜 摄 邢野说:“音乐可以打开人的思维,启迪人的智慧,七个音符就是一个世界。而修志则是通过记录历史,了解世间万物,要秉笔直书、实事求是,一动一静让我的人生有了大‘反转’。” 据邢野介绍,1982年至2017年,内蒙古自治区已经修出方志、人物传记、大事记等两千多种。“方志是绿色文化、乡土文化、也是红色文化,对于存史、资政和教化都具有重要的意义。”邢野告诉记者。 “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编修地方志是一个很枯燥的工作,需要整理和阅读大量的文史资料,得深入民间采风、调查,是很艰苦的工作。 邢野51岁退休,创办了内蒙古家正式注册的民营编辑部——内蒙古通志馆。17年来,他和他的团队出版的史志作品,有多种填补了内蒙古方志的空白,如《内蒙古通志》《旅蒙商通览》《中国乌兰牧骑通志》等,从政治、经济、文化等不同角度记录了内蒙古的时代变迁与发展。 图为邢野的部分藏书。 乌娅娜 摄 在邢野主编的作品中,600万字的《中国二人台艺术通典》有厚厚的6大册,十五六斤重,问世后,引起了全国关心内蒙古地方戏二人台研究与爱好者的重视。而这部通典在二人台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时起到了重要作用。 记者了解到,邢野目前正在为《内蒙古自治区简志》做出版前的审校工作,这是部全方位记载内蒙古各项事业的综合志书,全书共375万字,有厚厚的三大本。 在邢野看来,修志能学习和了解世间万物,见证国家和地区的文明史,见证事物的发展,见证人类的真善美。通过方志,让所有的人能从历史中总结过去,看到未来,起到存史、资政、教化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修志就是修自己。”邢野说。 与此同时,邢野还道出了目前修志领域遇到的困难:“地方志工作作为国家的一项事业,现存在专业教育不够、修志人才缺少、经费不足以及社会各界的关注不够等方面的问题。” 除了继续完成修志工作,邢野还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妥善保存好他历时30多年收藏的有关内蒙古地区12万册地方文献。“我的藏书中有许多清代、民国时期有关内蒙古地区的旧志书,有蒙古文编修的300多种方志和文史专辑,有内蒙古12个盟市旗县的地方志,还有日文版的《土俗学上看蒙古》等史志文献。但是,保存书籍对空气、湿度、防虫等方面有一定的要求,目前还远远达不到这些条件,书籍两次被盗、三次被水泡,我非常痛心。”邢野说。 图为邢野查找资料。 乌娅娜 摄 在被藏书包围的工作室里,记者还看到各种各样的铃铛。邢野在修志之余,还是一个铃铛的收藏达人,他拥有四千多枚不同朝代、地域、用途和材质的铃铛,被誉为“中国铃王”。 “一个人不分国籍不分民族不分贫富不分长幼不分男女,一生一世都离不开铃铛,如果你不信,你身上就有一两个铃铛,这个大千世界如果没有铃铛,是寂寞的,许多文明史需要改写.。.”邢野像绕口令一样,一口气说完了这句话,既风趣又充满了哲理。 谈到地方文献的收集与铃铛的收藏,邢野笑着说:“走遍内蒙古搜集地方文献,走遍全国买铃铛。好几次把老婆让买衣服的钱买了书籍和铃铛。每次想起都觉得有些对不住老婆。” 虽已年近古稀,但徜徉在书海里的邢野,仍然像一位哼着乐曲的少年,去探索和记录那些发生在这方热土上的许多事物。(完)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拉伸运动怎么长高
怀孕腰酸背痛是缺钙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