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湖南衡山盛行婚礼扒灰公媳共演有一腿

2018-11-02 11:45:23

湖南衡山盛行婚礼“扒灰” 公媳共演“有一腿”

原标题:湖南衡山盛行婚礼“扒灰”公媳共演“有一腿”

1月28日,徒步第112天,这天路程很短,肖美丽的目的地是衡阳东阳渡镇。

女子为反性侵千里徒步被质疑为何不去印度?

2月4日,立春,肖美丽一行前往郴州。她说,陪走的姑娘是一个征集签名的高手,“遇到的人一个也不放过。”

从北京走到广州。25岁的四川妹子肖美丽想用徒步的方式,用一件被认为可能会遭受性侵的事反对性侵害。

2013年9月,肖美丽开始徒步。春节前后,她在湖南行走41天。去唐群英故居拜访、在衡山遇到令她震惊不已的“扒灰”习俗、在耒阳一碗泡面过年三十……

途中,一系列儿童被性侵案件集中曝光,她一路向相关部门发出140多封建议信。避免儿童遭到侵害与争取性别平等、女性权利一道,成为她的徒步主题。

一路上,她遭遇“为何不去印度”的种种质疑、甚至谩骂。但她没有停下脚步。这个春天,她将到达终点广州,预计150天,2200公里。

这是一名中国女性为了争取女性尊严而刻记的行程。

1在湖南

泡面就是大年三十的大餐

1月30日,农历大年三十,肖美丽徒步的第114天(不含大城市活动日)。这一天,她将和好伙伴小熊、马户向衡阳耒阳市进发。早晨雾气很大,感觉像是走错了路,“这是要走去妖怪住的地方了。”但肖美丽对目的地充满期待,她希望大年三十这天一路有饭吃,有地休息。

这天的午饭没有什么特别,她们吃的依旧是自带的干粮——方便面。一路走来,她倒是收到好多小伙伴回家过年的吐槽,顿时觉得吃个泡面也有好处。

因为全天要走37公里的路,她们并不能停歇太久,走得越远感觉越热。晚上6点,美丽一行距离耒阳还有7.6公里。天马上就要黑了,路旁人家亮着的红灯笼就是她们的路灯。

两小时后,已经可以远远地听到耒阳的烟火、鞭炮打雷般的声音,肖美丽也买了小烟花。这会儿,大家都累到不行了,小熊的腿直哆嗦,马户的肩膀疼到快麻木,美丽还算好的,但小脚趾的水泡走一步疼一下。好在耒阳的红梅帮她们订好了房间。此时,她们离耒阳还有5公里。

晚上11点,美丽一行到达耒阳,和红梅汇合。她们已经累得没个人样了,肖美丽脚上的水泡大得惊人。做年夜饭的师傅早已下班,肖美丽期待的年三十大餐变成了一碗泡面。打个和父母报平安,肖美丽便进入了梦乡。

我们做的是和唐群英一样的事

春节前后的一段时间,肖美丽都在湖南度过。2013年9月15日,肖美丽从北京出发。79天后,她到达湖北。2013年12月31日,她从湖北咸宁进入岳阳临湘市,到达湖南境内。1月12日,徒步第100天,她来到长沙。随后途经湘潭、衡阳、郴州。

1月23日,肖美丽去了女权运动唐群英位于衡山县的故居。几年前,在中国传媒大学上学时,肖美丽读到了唐群英掌掴宋教仁的故事。

路上,衡山的司机问肖美丽是做什么的,她说:我们做的是和唐群英一样的事。

那一天,唐群英的故居非常冷清。故居的一面墙上挂着孙中山写的“发达女权”。没有工作人员,没有其他游客,房间空荡荡的,故居比肖美丽来之前想的还要荒凉。“唐群英在女子参政方面的见识和行动,让人感慨。但100年过去了,历史在某方面仿佛呈现出不进而退的荒诞感。”肖美丽说,虽然当今女性的教育权利提升了,但在性别平等、其他女性权利方面,仍没有太大提升。

碰到要把“扒灰”做成产业的奇葩

1月25日,就在衡山县,肖美丽一行遇到让其震惊不已的“扒灰”习俗,顿时失语。

中午吃饭时,旁边店里的招牌上写着“扒灰道具”,大家都很好奇。难道是《红楼梦》里那个“扒灰”?肖美丽跑去问店主,没想到竟然真是。

店主介绍说,这是当地婚礼时的一种习俗,目的是取闹和取笑,属于闹洞房的一种。综合图片和店主的介绍,“扒灰”就是结婚这天,配合各种道具和安排,大家一起取笑公公看上了儿媳妇,和儿媳妇“有一腿”。

店里的宣传画上只有女人是裸体,其他人都是卡通形象。老板解释,“男人裸体是耍流氓,裸了没人看,女人裸体才是艺术。”大家追问有没有新娘不乐意不接受的,老板说:“没有,顶多是不太配合,反而是公公不能接受,儿媳妇会觉得这样闹一闹,婚礼更热闹,也更有面子。”

店主对肖美丽说,当地六成以上的婚礼,都会举行“扒灰”活动,他还想把“扒灰”做成产业。几年前,他还成立了一家“婚庆扒灰有色公司”,主要运营“扒灰套餐”,自称“扒灰科学家”、“神州扒灰王”。该公司运营的电视节目以“湖南扒灰卫视”的名号传播,“扒灰”也被做成各种项目分类收费。

这让小伙伴们惊呆了。虽然习俗的存在有一定合理性,但“无论习俗多么戏谑,这都是对父权的宣誓,对子媳的侵犯,对儿子权利和尊严的一种剥夺,女性成为了附属品。”肖美丽说。[1][2][3]下一页原标题:湖南衡山盛行婚礼“扒灰”公媳共演“有一腿”

链接

唐群英掌掴宋教仁

1905年的《同盟会纲领》里写着“男女平权”,国民党一大时,为迎合封建势力,党纲中删掉了这一条。女议员唐群英怒闯会场,掌掴宋教仁。这一幕发生在“国民党成立大会”上,那是1912年8月。

唐群英是湖南人,中国同盟会个女会员,曾两次只身闯荡东瀛,追随孙中山投身革命,是辛亥革命的双枪女将,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我国女权运动的创始人。

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召开前夕,我国政府向大会推荐出八位中华百年女杰,唐群英排在秋瑾、宋庆龄、何香凝之后,位列第四。

2初衷与改变

站出来的方式也可以是有趣的

2012年从中国传媒大学艺术设计系毕业后,肖美丽以在淘宝开特色衣店、教绘画为生。她自称是一个女权主义行动派。在读大学时,便以参与者的身份,穿着“带血”的婚纱,化装成“受伤的新娘”,反对亲密关系中的暴力。

“现实中,大家觉得一些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女性天生是一个‘受苦’的形象,性别关系特别不平等。”肖美丽对本报说,应该有一些人要站出来,“而且站出来的方式也可以是有趣的。”

从那之后,肖美丽便以组织者的身份占领过男厕所,倡导增加女性厕位;她更剃过光头,抗议教育部高考提前批分数线女高男低。

2013年,肖美丽有了去长期徒步旅行的疯狂想法。这个美好的念头让她开心极了。但是几乎在这个念头出现的同时,她就开始担心自己会被性侵、被拐卖甚至被奸杀……

“我该做的不是放弃我的徒步计划,而是尽可能地实现它,并且通过这次行动来改变这个社会。”肖美丽认为,这次徒步是一次漫长的博弈,用一件被认为可能会遭受性侵的事反对性侵害,是在丈量和拓宽公路的安全空间。

“我怎么好意思签名,以后出事了找我怎么办”

2013年9月,肖美丽开始徒步。她号召沿路的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加入陪走的行列,虽然并不一定要走完全程。2013年1月27日,本报报道的“裸体反家暴”女生,湖南妹子典典便加入了衡阳境内的一段徒步。

从北京到广东,肖美丽的徒步已经有140多天。和想象中的不同,一路走来,并没有那么危险和可怕。但一路上,一系列儿童被性侵案件集中曝光。发出避免儿童遭到侵害的建议信,成为其徒步主题。

肖美丽和陪走伙伴在经过的每座县、市都会征集当地居民签名。签名内容是一份会寄给当地政府、教育局和公安局的建议信——《关于建立防治校园性侵机制,防止二次伤害的建议》,同时,她也会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在湖北咸宁街头,一对甜蜜的情侣听完了肖美丽对活动的说明,他们微笑着但始终不肯动笔。肖美丽便和他们走了整整一条街,可以看出情侣微笑背后的拒绝。男生对肖美丽说:“现在老人跌倒了人们都不敢扶,我怎么能够签名呢?以后出事了找我怎么办,我给你钱都可以,但我不会签名。”

征集签名至今,肖美丽收到的回应也大多是质疑、不理解甚至是恶意。 2月9日,在湖南郴州宜章。整个上午,肖美丽都在用电吹风和湿透了的鞋裤们奋斗。下午,她要去宜章街头征集签名。从徒步开始,这样的签名她们征集了四十多次。每次征集都要鼓起勇气,硬起头皮,储蓄气场。还好,这天下午,肖美丽征集到了数十个签名。

她很满意河南新郑市的回复

一路上,肖美丽寄给各县、市相关机构的建议信也超过140封,她想对教育局说:请指导学校对学生开展性、性别平等、人身安全教育……她想对公安局说:请负地查处性侵犯案件,保护受害者特别是未成年受害者的隐私和人格尊严。

肖美丽也同时向各机构申请校园性侵信息公开。河南新郑市有关部门的回应,让肖美丽十分欣慰。该部门详细回复了针对性侵采取的措施,存在的不足以及肖美丽的那些建议会被参考……该部门进一步透露,后续措施的实施他们会继续公开。

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信息公开申请石沉大海,截至1月23日,肖美丽只得到了不到40份官方正式回应。

鉴于此情况,她们决定向所有逾期并未回复的机构发起行政复议,质疑其违规行为。1月23日,肖美丽寄出了30封行政复议申请。然而,因为疏忽和法律知识欠缺,肖美丽把行政复议申请书寄到了原先申请信息公开的地方。

1月26日起,肖美丽频频接到原申请机构的回电。有的机构说“我给你回复了,只是用的平信”,有的说“我再给你寄一次”,或者“这就给你回复”。相关部门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说实话,我心里挺高兴的。但是我还是会申请复议的。”前一页[1][2][3]下一页原标题:湖南衡山盛行婚礼“扒灰”公媳共演“有一腿”

3面对质疑

“你怎么不去印度徒步呢?”

征集签名也好,申请信息公开也罢,在现实生活中,大家都不会对她的行为指指点点,但在上却完全是另一幅画面。

1月15日,肖美丽接到美国《时代周刊》Emily的,说要采访她。直到挂完,肖美丽才反应过来,“哇!是美国《时代周刊》啊!”

1月16日,Emily在长沙市的一家茶馆里与肖美丽会面。肖美丽向Emily阐述了关于性侵害、性暴力的一些观点,“在中国,人们往往谴责受害者,而不是侵害者,这正是我们努力想改变的。”

《时代周刊》的文章传回国内,肖美丽“谴责受害者,而不是侵害者”这句话在上炸开了锅。

部分友认同肖美丽的看法,也有相当多的友认为肖美丽是作秀。陕西某匿名友便说“那里见指责受害者了,主流社会都是谴责施暴者,而印度却有官员公开把强奸归咎于受害者,你不去强奸之国徒步,来中国晃悠什么,你穿越下印度试试,你敢吗?任何国家都有强奸发生,而中国性犯罪率肯定比你找的那个外媒所在国家低,所以请不要继续立牌坊。”

而“长得困难,不用担心在路上被性侵”、“大姐,你安全系数百分之一千好不!”之声也不绝于耳。

肖美丽对这些批评见怪不怪了,“在他们看来,必须长得好看,否则就是丑人多作怪。其实,印度已经有很多女性站出来,但中国还没有什么人这样做。”

3月,她将抵达此行的一站,广州。预计150天,2200公里。这是一名中国女性为了争取女性的尊严而刻记的行程。

手记

争取女性权利

并不需要引发两性战争

1月,通过湖南妹子典典知道了肖美丽徒步的事。去年年初,我曾报道过“裸体反家暴”活动,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的典典是我的采访对象。

典典、肖美丽这一批人都有着极强的执行力,于是便有了“裸体反家暴”、“美丽的女权徒步”、“带血的婚纱”等一系列活动。她们更有清醒的意识,知道自己要什么。当上关于“裸体反家暴”活动的斥责声汹涌而来时,她们能不被影响、不被左右,继续策划更多“引人注目”的活动。

据我的理解,一部分人和肖美丽这批“女权主义者”是对立的。有友指出,活动没有必要采取如此“哗众”的方式。解决性侵会有比在公路上徒步更好的办法。这种想法当然有道理。但肖美丽站在她的角度则认为,要是不这样做,你们会注意到吗?

争取女性权利不需要引发两性战争。女性将男性打倒,从而取代男性的地位,这是对女性主义的误读。但在一定的语境下,她们又不得不采取相对极端的方式。

这一系列女权活动的意义之一,在于双方的相互纠偏。我们希望的结果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方能更理性地思考他方的诉求,另一方的诉求被传达后,也能够采取更温和的方式去争取平等、和谐的环境。但愿这样的希望,不会落空。王铭俊

原标题:湖南衡山盛行婚礼“扒灰”公媳共演“有一腿”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前一页[1][2][3]

UV能量计
补课袋
专业制作标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