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城信息港 > 时尚

中铝着力扭亏布局

发布时间:2019-04-11 01:16:41

春节前连续7个交易日上涨,每日涨幅虽然不大,但中国铝业的表现在众多大盘股中依然可圈可点。不过,春节后交易日,公司股价出现回调之势,显示出投资者仍然对于这家打破国内A股亏损纪录的上市公司的未来感到担忧。

1月30日晚间,中国铝业公告预计2014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63亿元左右,同比下滑1819%。

在此之前,在A股交易史上亏损超过百亿的公司只有两家,分别是东方航空和中国远洋。前者于2008年亏损了138.28亿元,后者则在2011年亏损了104.5亿元。中国铝业的亏损额超过了前两家。

近年来A股亏损王的头衔频频被央企摘取。有统计显示,在目前已披露2014年业绩预告的145家央企上市公司中,业绩预亏的超过30家。掌握资源优势的央企为何频频成为亏损大户?除了行业环境影响之外,还与公司经营和监管体制等多方面因素有关。因此,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背景下,亏损央企如何实现突破,是刮骨疗伤,还是小修小补,备受关注。

都是计提惹的祸

这两年来,只要一到年报披露前期,看到资产计提就会特别紧张。长油的印象太深刻,如今中国铝业也来这套,不过,相信这么大一家公司应该不会重蹈长油的覆辙。作为退市央企长油的小股东,股民赵杰很不幸二度陷入了计提的阴影。

1月31日,中国铝业发布了《2014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告显示,经该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4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63亿元左右。而公司2013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8亿元,相当于2014年的业绩同比下滑1819%。

对于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中国铝业给出了3个理由:一是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二是电解铝平均价格下降幅度大于成本下降幅度;三是对内部退养及协商解除劳动关系人员计提辞退福利费用。

在此之前,中国铝业公布的2014年前三季度业绩显示,公司的亏损额度只有54.12亿元,这就意味着,仅2014年四季度,中国铝业亏损额就超过百亿元。

与预亏公告同时发布的《关于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再生塑料价格
,透露了中国铝业在短时间内亏损额剧增的真正原因。

公告显示,中国铝业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55亿元左右转向节
,增加公司2014年度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净亏损额约55亿元。

其中,中国铝业重庆分公司80万吨氧化铝项目因当前氧化铝价格较建设期间价格下降幅度较大,以及矿石资源负变大,天然气等能源成本高等原因,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于2014年7月停产,计提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人民币33亿元。而该项目奠基于2006年4月,2013年7月份全线投产,也就是说,该项目仅投产一年便停产。

中铝宁夏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铝宁夏)下属四家硅产业子公司严重亏损,并已全面停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人民币14亿元。

实际上,中国铝业早在去年12月开始就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业绩亏损的中铝宁夏下属4家硅产业子公司。2014年12月18日,中国铝业董事会批准对4家硅产业子公司资产重组。一周之后,4家硅产业子公司的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挂牌出售价格为1元。而其中3家子公司的市场评估值均为负值,合计净资产评估值为-10.46亿元,因此挂牌价格为象征性的1元。

不过,截至1月23日,中国铝业未征集到意向摘牌者,公司只能对上述4家硅产业子公司采取破产清算或解散清算的方式终止经营。

此外,中国铝业还决定拆除报废多家分公司的电解铝生产线相关资产和河南分公司的炭素生产线长期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约人民币8亿元。

长油当年也是在年报之前大幅计提,导致退市。虽然中国铝业距离退市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有过那一段经历之后,看到大幅资产减值计提仍然心有余悸。赵杰说,本来去年年底买入中国铝业,到1月份的收益还不错,但随着大盘回调和公司业绩预亏,到减仓时收益缩减了不少。

1月31日公布业绩亏损当日,中国铝业股价开盘报5.04元,比上一交易日的收盘价5.53元,低开超过7%,这一开盘价距离当日5元的也不远。

不过,相比散户的不淡定,机构对于中国铝业大幅计提之后的判断却非常积极。

瑞银证券认为,经过年大额资产减值,公司的高成本经营性资产计提已经较为充分,公司人员从2010年的10.8万人逐步下降至6万人附近。考虑到以上因素,公司2015年经营出现亏损的压力已经大幅降低,2015年将积极扭亏为盈。

着力扭亏布局

资产减值集体有可能让中国铝业摆脱包袱,但中国铝业能否扭亏为盈仍有很多不确定性,其中的问题就是铝价的持续低迷,这也是中国铝业业绩大幅下滑的另一个原因。

铝价从3季度的15000元/吨高点跌至12800元/吨附近,铝价已经跌破公司生产成本,由此造成公司去年第四季度进一步亏损。瑞银证券研报表示。

中金公司也在研报中预计2015年铝价将继续低位波动,对中铝扭亏造成较大挑战。

今年有多家铝行业的上市公司受到铝价下跌的困扰。

鲁丰环保、云铝股份就公告2014年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其中鲁丰环保预计2014年亏损2.6亿元至2.9亿元。云铝股份则预计亏损4亿元至4.5亿元。

云铝股份表示,报告期内,受国内外宏观经济增长放缓等因素影响,铝价出现大幅下跌,2014年长江有色、广东南储铝锭现货均价分别为13474元/吨、13569元/吨,相比2013年分别下降了约7.02%、7.09%,虽然公司主导产品成本有所降低,但仍不能抵消价格下跌影响并导致亏损。

而少数实现盈利的公司其业绩也并非来自主营业务的增长。以中孚实业为例,该公司预计2014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00万元至4500万元,主要原因为控股子公司实施直供电使得用电成本大幅下降,另外河南子公司确认了2.39亿元的关停补偿款。

面对2014年的巨额亏损,2015年如何实现扭亏是摆在中国铝业面前的问题。这也是摆在去年10月刚刚空降为中国铝业董事长的葛红林面前的问题。扭亏是当下这家大型央企挂在嘴边的词汇。

在新年致辞中,葛红林表示,2015年是中国铝业改革发展的关键之年,是扭亏脱困攻坚战的转折之年。

2月10日,中国铝业在总部召开了干部大会。在此次大会上,扭亏脱困依然是中铝2015年的首要目标中国电气网站
。对于2015年的结构调整计划,葛红林形象地用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形容。具体来说,做加法,坚持做强做优做精主业,加快培育新的增长点;做减法,淘汰落后,处置不良资产,止住出血点,减少出血量;做乘法,把创新驱动作为扭亏脱困和转型升级的新引擎;做除法,做大分子,做小分母,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资本回报率。

在上述干部大会上,葛红林对扭亏脱困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从2015年开始,下属子公司将按月按季完成经营目标,并逐月听取板块扭亏脱困进展情况的回报。

而对铝板块下属的亏损大户,中铝总部将选择性地听取这些下属公司主要领导的月度扭亏工作述职。

而在干部问责机制上,葛红林则提出:对作出贡献的予以重用,但也绝不让混日子的一把手谋到好岗位,或得到提升。

很明显,中国铝业极力想在2015年扭亏,但国浩资本对其今年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存有怀疑。

国浩资本对于中国铝业致力精简其业务的努力,及其未来两年的时间分别将铝土矿及电力的自给比率由55%提升至80%和30%提升至35%的目标表示认同,但该机构认为,由于公司的规模太大,这些行动为业绩所带来正面的影响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

要注意的是由于中国铝业自供电的比例较低(电力占铝生产成本的1/3),其生产成本一向偏高,预计在2014年铝价需达14700元,公司才达到盈亏平衡点,而现时铝价为12690元。国浩资本认为,铝价近弱势,已自2014年9月份的高位回落15%,并达到2009年5月份以来的新低,而公司的债务负担亦沉重,截至2014年9月底的净负债权益比重达185%。

倒逼央企改革

如赵杰所注意到的那样,央企的巨亏似乎都与大幅计提有关。

同样是有过百亿亏损经历的东方航空,也存在过突然大幅计提的情况。2005年6月之前,东方航空的计提资产减值金额平均为1.51亿元,但2006年计提资产减值金额增至9亿元,2008年则突增至20亿元。

东方航空的资产减值计提终收到了效果。在2008年计提的资产减值中,东方航空将截至2008年12月31日的公允价值损失全部计入公司2008年度损益,相当于预提了后一会计年度的亏损,为来年卸下了包袱。

与计提相匹配的就是高管的变动。2009年东方航空更换了董事长、总经理和财务总监。与之相似,2014年10月中国铝业也迎来了新任董事长葛红林。

大额计提资产减值就是为了轻装上阵,没有哪个新任高管希望将前任的烂账留到自己的任期内,这对公司来说是好事儿,但也存在隐患。前期可能有利于新任领导做业绩,但后期公司可能就前途未卜。香港一家外资投行沪港通研究员对《国际金融报》表示,这是目前央企存在的问题,在国企新改革背景下,我们希望能看到一些新的变化。

以中国铝业为例,在前几任在任时,对中国铝业就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2009年初,时任香港中旅(集团)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熊维平接到一纸调令,回京出任中铝公司总经理。彼时,受金融危机影响,中铝公司已经陷入严重亏损。2008年前8个月,中国铝业还盈利80多亿元,但接下来的4个月不仅亏掉了前8个月的利润,还倒赔了将近70亿元。

回到自己一手参与创办的中国铝业后,熊维平提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到2020年,把中国铝业建设成为成长性的世界矿业公司,海外资产达到30%、上游资产达到50%以上;综合实力进入世界矿业公司前5名。

不过,虽然熊维平是了解中国铝业的人,但在行业趋势之下,熊维平要力挽狂澜仍然力不从心。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数据表示,在2008年价格暴跌后短期反弹至2010年初的17310元/吨。2014年6月末,下降至13496元/吨。2013年电解铝全行业亏损23.14亿元,2014年1月至6月亏损148.06亿元。

对于如此的行业背景,熊维平也曾感叹过:2009年回到中铝后,确实没赶上好时候。但他并未放弃。

2014年初,熊维平基于现实提出了更有针对性的目标:2015年实现本质脱困。即公司实现并保持可持续的整体盈利;各板块都实现盈利。

然而,在现有的体制之下,熊维平显然很难显示自己的壮志。2014年10月,熊维平也带着遗憾卸任。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表示,现行考核评价乃至问责机制还存在不少问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变化已经出现。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和《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这是中央深改小组审议的关于国资改革的首批文件。

紧接着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央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会议认为,要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形成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与企业职工之间的合理工资收入分配关系,合理调节不同行业企业负责人之间的薪酬差距,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目前国资监管工作出现了一些偏差。主要问题是:国资监管工作定位不够准确,监管权力行使范围越来越宽,审批备案事项越来越多,出现过多干预企业具体经营现象;对不少事项的监管,仍然沿用过去针对国有独资、控股企业的监管方式,忽视了企业的股权结构和治理规则,适应不了企业改革发展形势的新变化。去年11月初,国务院国资委站公布了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副书记黄淑和在全国国资委系统指导监督工作研讨培训班上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国资委将探索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的新模式和新方法。

李锦表示,在本轮国企改革中,关于组建或者改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及董事会改革等内容正是为了国资委放权,将企业经营决策权交给企业董事会,让企业真正实现市场化运作,这一定是大方向。

(:中冶有色技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