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碎心菊一

2018-11-01 10:58:04

碎心菊(一)

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院长说,我是两个月大的时候从门口抱进来的,那时我冻得奄奄一息,身上连只言片语都没有,这断了我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

我亦不想去寻找。

或者,我只是一对男女偷情的产物。在这物欲横流的大都市,我这样的孩子应该很多,只是他们做得更狠心,就这样把我送到孤儿院。

从此,我便是个孤独寂寞的孩子。大多数时候,我望着天空,在地上寻找春天的蚯蚓。那时,我只有七岁。

我不知道,七岁,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后来我看相书,上面说,女子,逢七就会有变数,而男人,则是逢八有变数。比如,我十四岁来例假,二十一岁出了车祸,二十八岁,我嫁了人。

七岁那年,孤儿院的院长把我们一群孩子领到一帮人面前,他们是来领养孩子的,大多是夫妻,他们由于各种原因不生育或者说不愿意生育。

只有他是一个人来的。

那年,他三十六岁。

七岁的我,与三十六岁的他次相遇。他看到我,眼中闪现出一道光,他冲我招手,说,来,让叔叔看看。

看中我的还有一对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女,女人化着艳妆,手上有五个金灿灿的大黄戒指,我至今记得的是她那滥俗的戒指。

那个女人尖叫着,就是她就是她,我要她!你看她长得多美丽,像个小天使,你看她的腿多长,我要让她去学舞蹈。

她的尖叫让我冷眼看着她,好像我是一个小动物,谁都可以领走。院长说,你自己选择吧,嫣落。

我选择了林植。

林植,他的名字这样生动,何况他是一个人。他说,嫣落,跟叔叔回家,好吗?

他是抱着我上的自行车,那时我刚刚七岁。七岁,还不能自己坐到自行车的后面。

那天他一直唱着歌,我听不清他唱的是什么,后来他常常唱,我才知道他唱的是前苏联的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他喜欢这首歌,唱的时候总是很投入,当然,主要的原因是单亚喜欢这首歌。

单亚是林植大学时代的恋人。后来,单亚去了德国,嫁给了一个德国人,单亚出国前曾经怀过一个孩子,后来她做了流产,是一个女孩子。林植说,他常常会梦到那个女孩子在梦中来找他,问他为什么要弄死她。

这个梦纠缠他好多年,林植说,命中注定,他应该有个女儿,于是他来到孤儿院。

其实他可以再爱,可他说,人的一生,只能爱一次的,与单亚的爱,让我的心碎了,所以,爱不起来了。

这是我长大后他和我说的,他常常用心碎这个词,就像他爱养菊花,有一种紫色的菊,一盆又一盆疯狂地长着,林植把它们叫——碎心菊。[1][2][3][4][5]

消火栓泵
手机电玩城捕鱼
砂石分离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