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城信息港 > 生活

世界杯记者手记:世界杯的人情味

发布时间:2019-01-11 18:42:04
世界杯记者手记:世界杯的人情味 中新网客户端莫斯科7月15日电(记者 田博川)看着姆巴佩、博格巴们亲吻着奖杯,克罗地亚锋霸曼朱基奇在大雨中使劲揉了揉眼睛,一旁捧得金球奖的莫德里奇深深地低着头,泪水是他们不想要的告别方式。普希金曾说:有了生命,就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在这里,也有了足球。俄罗斯世界杯为足球世界留下了专属于它的荣耀和遗憾。 过去的32天,64场比赛,这种荣耀和遗憾的碰撞,在俄罗斯11座城市、12个球场的对决中循环上演。可是俄罗斯世界杯的魅力和难忘,却不仅仅是比赛带来的情绪和躁动的荷尔蒙本身。 整理30多天碎片化的记忆,脑海中俄罗斯世界杯那淡淡地“人情味”,似乎在与足球的博弈中占了上风: 喀山的夕阳。记者 田博川 摄 瑞典与韩国队的赛后,当下诺夫哥罗德的出租车大哥陪笔者等候房主送来寄宿的钥匙,已经是凌晨两点。他用翻译软件讲出他对去中国旅行的向往,并一再对错认我是韩国人的举动表示抱歉。那个临别的拥抱甚至让我觉得,在这里无论多黑的夜都不再是问题。 不知道开往喀山的火车上遇到的那两位挪威小伙现在怎么样了。追随着丹麦、瑞典、冰岛这几支北欧球队的他们现在又去了哪里。疯狂的他们一天一座城市,飞机、火车、出租车成了他们旅行的床。 罗斯托夫的球场志愿者在比利时对战日本赛后,足足送我走出赛场一公里,只是为让我准时赶上约好的计程车。路上她说这次世界杯让她交到了很多朋友:来自哥伦比亚、秘鲁、美国、德国……并且抢在我之前说,还有中国。 广场玩耍的孩童。记者 田博川 摄 俄罗斯队出局那天,我在“强队滑铁卢”喀山品尝了俄式的蘑菇汤。房东斯塔斯的哥们萨沙,在主队输球后的半醉中告诉我,他的妈妈做汤用的蘑菇要走很远的路亲自去采摘,也只有那一代人才认得出哪一种是可以消化的蘑菇。 半决赛前,我和睡在火车对铺的委内瑞拉摄影小哥一起waiting list,成功后他像个拿到心愿清单礼物的孩子,激动地挥舞起了门票…… 每个城市热诚而又有文化感的韵味揉裹在足球释放的狂热中,透出一种世界杯式的人情味。 街头下棋的老人。记者 田博川 摄 媒体中心的电视屏幕一遍遍回放着决赛中法国队进球的瞬间,记者们纷纷站起拥抱,开始告别。这时,坐在对面自带着硕大电脑的玻利维亚记者歪着头嘟囔着:“结束了,该回家了。”这时,我想起俄国诗人叶赛宁的那句:再见,我的朋友们,不必话别,无需握手。(完)小儿发烧咋办
儿童发烧了怎么办如何退烧
小孩高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