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城信息港 > 美食

怒撕九霄第七章变天

发布时间:2020-01-19 18:36:14

怒撕九霄 第七章变天

“现在开始修炼……还是等一下吧。”典落摇了摇头,现在应该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了,得回去看看爷爷和父亲的伤势治疗得怎么样了,而且,也应该和母亲打个照面,不能让她为自己担心。

典落急忙把这本功法秘籍收藏在了自己的记忆仓库里面,等回去看看亲人后再来努力修炼也不迟。

典落心念一动,本来准备飞回去的灵魂,居然瞬间进入了几十里外的肉体之中!还没等典落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时,一个声音在耳边不停地喊着他。

“落儿!落儿……”

“娘。”典落睁开眼看到坐在床边有些憔悴的母亲。

“落儿!”正在哭泣的宋弯婉看到典落睁眼,不由一愣后,急忙笑着抱住了典落,“落儿!我还以为你不能动了,这三个多月你一直一动不动,可吓死娘了!”

“三个多月……”典落目瞪口呆地看着母亲,不是才出去一天一夜吗?怎么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了?难道自己……

典落这时才想起,平时使用灵魂是不会感觉到累的,但是在后山找功法秘籍的时候,他居然感觉到灵魂有些累,看来是自己低估了在脑海之中寻找记忆的时间了!

典落急忙灵魂出窍,拿着一只笔在一张纸上面写着什么,写完后他急忙拿过来,瞬间放在了自己肉体的手指之间。

“娘,我得到了一本很厉害的功法,所以才花了这么多时间。”纸张上面如此写道。

“落儿!”宋弯婉看完了纸张上面的字后,以为只是典落在做梦而已,所以安慰道,“落儿,爹娘只希望你好好活着就好,不用那么辛苦去修炼什么厉害的功法!”

典落看着自己的母亲完全也没有相信自己的样子,他也不生气,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他继续在纸张上面写道:“娘,我想去看看爷爷和父亲的伤势怎么样了。”

典落说完,像一只乌龟般缓慢地起身,笑着准备走出门。

宋弯婉沉默不语地地跟在典落的身后,他的眼睛里面的泪水止不住地坠落。

典落缓慢地走出了房门,门外的一切都变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所睡着的房间也全都变了!

房门外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正在劈柴,突然这个老人转头看向了典落,当他看到典落站在门口时,他满是皱纹的脸突然笑了。

“落儿,你醒了?”

“爷……”典落喊出了一个字后,突然发现说话的人嘴中只剩几颗牙齿,而且用的语气完全是父亲的语气!当他仔细地看着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时,他看到了三个多月前父亲的相貌!这个老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怎……么……”典落瞠目结舌地看着父亲,想问现在他们住在那里?父亲怎么变成了爷爷的模样,而且还满头白发?究竟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我?

“落儿!”典云雷张嘴笑着,露出了没有门牙的嘴,“你到屋子里面去坐着吧,马上爹给你准备好吃的!”

看着白发苍苍一脸皱眉的父亲,典落眼眶之中的泪水在不停地打转,到时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我???

典云雷看着典落的那双渴望着知道答案的眼睛,他放下了斧头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你爷爷已经去世了!”

典落的嘴张了张,牙齿瞬间死死地咬在了一起,他的双手也在瞬间握出了鲜血!

左手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已经长出了肉来,差不多快恢复得完好如初了,但是现在又裂开了!

“落儿,别这样!”宋弯婉心痛地拿着两块布跑了出来,急忙为典落包裹着指甲已经陷入了肉里面的双手。

听到娘亲的声音,典落急忙松开了双手,紧咬着的嘴也自觉地把嘴中咬出的鲜血吞下了肚。

“你别说了!”宋弯婉瞪了一眼典云雷,生气地说道。

但是典落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典云雷,他想知道所有的一切!

“那天被宫暗攻击时,本来以为你爷爷只是重伤,我只是剩下几颗牙齿而已,但是谁能够想到……”典云雷咬牙说道,“宫暗在和我们交手的瞬间,把我和你爷爷的功力全废了!”

“你爷爷本来重伤的身体,如果靠着药物和功力支撑的活,还能好好地活着。但是没有功力的他,完全比一个普通人还要虚弱!他身上以往的所有顽疾和旧伤加新伤同时发作……本来在一口气时,他想见见你的,但是你一直晕迷不醒。”

典落眼眶之中打转的泪水像断线的珍珠,接二连三地坠落,本来已经被包裹好了的手,再次狠狠地握紧。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心中的怒火已经让全身青筋暴起!

满是泪水的脸望着天空,典落对苍穹在心中说道:爷爷,抱歉,也没有见到你一眼,如果有来生我做爷爷,我一定会用千百万倍的爱来关心、照顾你!!我典落在此再次发誓,十年之间一定踏平天蔚宗!有什么样的主人就养出什么样的狗,天蔚宗的高层不但废除了我的入宗合约,还让宫暗来残害我的家人!这些豺狼,我一定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让他们后悔变成了豺狼!!!

典云雷看着典落,叹了口气后继续说道。

“后来因为我已经成为了废人,而且我们还得罪了天蔚宗,所以典家决定把我们一家赶出了典府!”典云雷再次叹了口气,完全就没有了以往的豪情,他像一个失意的老人般,开口说道,“落儿啊,我们还是不要斗了,现在好好地活着,这样一家人快快乐乐地活到老,也是很幸福的啊!”

曾经的典云雷是多么的豪情万丈,现在却变得每天唉声叹气,真是造化弄人!

“爹……你……以……前……”典落断断续续地说道,“可……是……常说,堂堂……七尺男儿……就要……活得……顶天立地,青史……留名!”

“说是那样说……”典云雷心中的勇气和自信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现在拥有的只是颓废,好似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落儿啊,现实就是那么的残酷,我们还是不要去斗了吧。”

“父亲!”得了乌龟病的典落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突然连续说出了两个字!下面连续说出的话就连典落也不由一惊,“您常说,男儿可以战死,决不跪着生!!”

“天啊……”旁边的宋弯婉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典落,得到乌龟病的落儿怎么突然可以如此连贯地说话了?难道是苍天有眼,施展了什么法术让落儿的嘴恢复如初了?!

“落儿你……”垂头丧气的典云雷也瞬间瞪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典落,怎么可能!不是说这种病天下无药可治,无法恢复的吗?难道这是奇迹不成?

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京都儿童会员中心怎么样
贵阳哪家治癫痫好
保定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银川权威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