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城信息港 > 健康

高通正在经历一次严重的诉讼危机

发布时间:2020-02-15 20:27:47

高通正在经历一次严重的诉讼危机

有别于以往围绕高通诉讼案件多集中在各国或地区反垄断行政机构层面(中国发改委、韩国公平会、我国台湾地区公平会),此次FTC内部审理之后直接在美国地方法院起诉高通,而美国法院作出的简易判决,也是全球首次在司法层面,明确作出了要求高通向竞争对手授权SEP的裁定。

高通正在经历一次严重的诉讼危机。11月6日,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做出裁定,要求高通必须向竞争对手授权标准必要专利(Standards Essential Patents,SEP)。

这是全球首次在司法层面做出要求高通授权SEP给竞争对手的裁定,多位人士在接受集微采访时表示,这可能会对现行的专利授权模式带来重大影响。

法院裁定高通须向竞争对手授权? ?

为全球首次

2017年1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北加州法院起诉高通,主要涉及三项内容:

一是高通的“无许可、不芯片”策略,即专利授权和芯片销售捆绑的业务模式。二是高通拒绝向竞争对手许可标准必要专利。三是高通要求苹果签署排他性供货商协议。

该案件预计将在明年1月进行法庭审理。此次美国法院针对第二项内容作出“简易判决”(Summary Judgement),意味着不需要等到明年开庭,法院已经认定高通不向竞争对手授权标准必要专利违反了相关公平竞争条款。

有别于以往围绕高通诉讼案件多集中在各国或地区反垄断行政机构层面(中国发改委、韩国公平会、我国台湾地区公平会),此次FTC内部审理之后直接在美国地方法院起诉高通,而美国法院作出的简易判决,也是全球首次在司法层面,明确作出了要求高通向竞争对手授权SEP的裁定。

简易判决可以理解为不需要经过审判程序而进行的快速判决。一位法律界人士告诉集微,在美国司法体系中,要求法官接受简易判决的门槛非常高,一般情况下,简易判决通常会被法庭回绝。

“而在本案中,美国法院作出简易判决,意味着高通拒绝向竞争对手授权SEP一事,法院认定事实明显、证据充分,且有相当的严重性和急迫性,不需要经过庭审和陪审团审议等复杂程序。”该人士表示。

围绕拒绝向竞争对手授权一事,高通以及FTC在法庭经过了多轮举证环节,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对SEP许可范围和对象的认定。FTC认为,按照行业组织制定的协议,SEP的授权范围应包括竞争对手在内的所有从业者,而高通认为,其授权对象范围应只应覆盖OEM厂商,法院的裁定终支持了FTC的观点。

在今年10月15日,高通和FTC曾联合要求法院将简易判决的裁定推迟一个月,这被外界解读为双方可能实现和解的信号,但在提交申请的当天,便遭到法院驳回。

一位行业律师指出,从中国发改委,到韩国公平会,再到我国台湾地区公平会对高通的调查,都曾考虑和要求高通开放授权许可给竞争对手,而此次在高通的主场,从美国法院从司法层面首次做出明确裁定以及表现的态度来看,反映出全球监管机构对高通反垄断案件审理的逐渐深入,开始触碰高通商业模式的核心。

“法院的这一裁定将对明年开始的案件审理的FTC方增添更多信心,也给高通带来不小压力。”该律师说。

现行专利授权根基或动摇

而更值得关注的是该裁定以及后续的开庭审理的结果,很可能会对高通的商业模式带来重大影响。

高通采用的商业模式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授权许可跟芯片采购绑定,即“无授权、不芯片”;二是拒绝给竞争对手的芯片厂商授权,而后者是整个高通商业模式建立的基础。

正是得益于这种模式,高通“绑”住了厂商,制定行业看来较高的授权许可费用,从而将其芯片销售的价格压低,使得竞争对手无法与其竞争,从而进一步巩固了其在行业内的统治地位。

“高通对OEM厂商授权模式其实是建立在对竞争对手不授权的基础上。如果高通授权竞争对手,在芯片层面便触发专利耗尽,高通就没有理由再对厂商收许可费,而且收费的基准也将回到芯片价格上而不是整机售价上。”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而这实际上是对高通商业模式和现行专利授权根基的动摇。如果一旦按照芯片价格来计算授权费用,高通在许可方面的费用将大幅下降。

按照高通出台的授权许可标准,收费基数为整机售价的3.25%,整机价格上限是400美元,这意味着一部将会为高通支付13.25美元的授权许可费;而如果按照一颗骁龙旗舰芯片60美元计算(曾透露骁龙845含税为500元人民币左右),在费率不变的情况下,授权许可费用不到2美元。

这同时带来了下一个问题,如果授权许可的基准回到芯片,该采用多少的费率?

“法院没有裁定高通必须在什么条件下授权其专利,这将是下一场大战。”美国盛智律师事务所高焕勇律师在接受集微采访时表示。

这又回到了SEP所涉及的FRAND原则,可能高通仍然会要求对整机收费,或者将竞争对手授权的费率提高,这需要看高通和竞争对手的谈判结果或者寻求法律途径解决。同时,这也是该案件的个争议点,即高通捆绑收费和授权费用过高的问题,还有待于法院的进一步裁定。

而高通如果向竞争对手授权,意味着OEM厂商解除了采购非高通芯片所带来的潜在风险,带来多元化的选择,也将给予英特尔、联发科等竞争对手更多市场机会。

高焕勇表示,只是因为高通更受关注,但收取授权许可费不止高通一家,美国法院的裁定也会给爱立信、诺基亚等带来压力。而其他厂商、竞争对手以及其他国际标准组织等都在观望该案件的走势,美国法院目前的裁定以及该案件未来审理的结果,将为现行专利授权的收费模式、通信领域的知识产权案件和以及格局带来影响。

高通仍在寻求同FTC和解可能

对于法庭做出的裁定,高通可以选择进行上诉或和解。在日前举行的高通财报会议上,高通方面还表示,仍在同FTC寻求和解的可能。

“高通会很想和解,但难度很大,如果将向竞争对手授权作为和解条件,那意味着授权模式的瓦解,高通肯定会宁死不从,但作为和解条件,高通肯定要对模式进行调整。”一位分析人士指出。

该人士向集微分析称,进行调整的一种可能情况是高通会在未来将授权许可剥离成两大模块:跟芯片许可相关的部分许可给芯片厂商,跟厂商相关的专利部分还会以整机方式收费,同时加大返利力度。因而如果考虑综合成本的话,OEM厂商可能还会选择留在高通阵营。

但一位芯片厂商人士并不认同,他认为这样的几率不大。“如果高通真的授权给竞争对手,那么厂商就不会选择再要求高通授权。高通在非芯片的部分的专利能有多少?即便有,如果还按照整机价格收费更不合理。”

而如果此次高通和FTC的案件审理顺利,法院的判决结果将于明年下半年公布。一位行业律师告诉集微,从这几年类似诉讼案件高通的反应看,高通一定会撑到,否则不会轻易做出改变。

比如向竞争对手授权一事,高通会以案件在审理和上诉中为由而搁置,这一过程可能会经历很长时间。即便高通同意授权给竞争对手,也可能会争取将授权范围限制到小,如同在韩国反垄断案中只同三星和解一样,高通可能会以美国法院的裁定为由,只针对美国厂商英特尔开放授权。

“但这毕竟是目前整个行业都在关注的案件,如果高通只对英特尔授权,那也会招致其他竞争对手要求平等待遇的诉求。”该律师说。

标准必要专利真的必要么?

在通信标准制定过程中,涉及一些必要的、基础性的专利,被称为标准必要专利。如何保证这些专利能够被广泛地使用而且维护专利持有者的利益,同时又防止专利持有者滥用这部分专利实施不正当竞争,通常标准制定组织会出台一些条款,要求在SEP中拥有IP权的企业,必须以公平、合理、非歧视的方式将这些专利授权给其他人使用,这些条款通常被称为RAND或FRAND。

但目前的问题是,标准必要专利缺乏统一的认证机制,也可能包含过期专利,这使得标准必要专利往往含有“水分”。不仅包括高通,其他专利厂商也存在这样的问题,这些专利的真实性,只有出现诉讼和官司时才会被针对性的研究。

“很多标准必要专利只是厂商自己宣称就可以,而某些通讯组织制定的行业标准特别是在标准必要专利授权方面,表述上也有一些笼统和模糊,这会造成解读和实际执行上的偏差。”上述芯片厂商人士告诉。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比如IEEE标准协会在制定的WiFi国际标准时,就意识到授权许可问题的重要性,因此几年前该组织修改章程,明确强调要求行业参与者都应该同意授权,而且要基于小销售单位。

“但与基带芯片相关的通信标准章程一直没有修改和调整,原因就在于少数大企业一直反对条款的修订。”该人士说。

在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反垄断案的审理中,高通承诺向我国被许可人进行专利许可时提供专利清单,这改变了以往厂商并不清楚SEP内容的情况,但对于上千项SEP,厂商如果一一进行鉴别和认证也存在时间和成本上的难度

一位熟悉高通苹果诉讼的法律人士告诉,去年年初,苹果在高通总部所在的圣地亚哥地区法院,就一批高通声称的标准必要专利要求法院来裁定是否侵权。但在今年9月,高通同意针对这一批专利不起诉苹果,并要求法院将案件撤掉。

在苹果看来,如果这样的SEP不能代表授权许可费的真实价值,那么授权许可费用就需要做出调整。而如果法院裁定不侵权,那么其他厂商或可以同样的理由要求高通调整授权费用,这也是对高通未来潜在的影响。

“为什么苹果只是叫法院鉴定真伪,高通就立即要求撤案并承诺不告苹果,这个反应不正常。如果高通认为站得住脚,就不会申请撤案。其实高通并不敢用标准必要专利告人,因为一旦法院作出对其不侵权的判决,将对高通十分不利。”该人士说。

如何理解高通的创新价值

作为通信行业的重要参与者、通信标准的重要推动者,高通对于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贡献巨大。

高通每年将20%的营收投入研发,相比于IC设计企业的标签,高通更愿意强调自己是一家致力于发明创造的公司。在专利许可方面,高通已经有超过27年的历史,在全球范围内提交和得到授权的专利申请数量已超过13万件。

高通强调其系统级的发明和创新,需要巨额的研发投入以及大量的试错成本。高通还表示无线创新不限于基带等单一的芯片,还包括高速的无线络以及软硬件结合的系统性工程,所体现价值不仅在而且在整个无线络中,其独特的商业模式一定程度上保证了高通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回报以及创新能力。

实际上,高通也在不断调整收费策略,比如通过提供SEP清单、下调许可费率(由5%到3.25%)并不断注入新的专利内容、设立整机收费上限(400美元)、制定物联终端收费策略(以通讯部件mcu为核算单位)等来做出积极改变。

但关键在于这样的模式、调整以及所创造的价值如何被外界理解和认可。

一位法律界人士指出,高通发展到今天,在通信领域作出了巨大贡献并收获了回报,通过芯片+授权绑定的模式,给予了高通一定时间的垄断性,但知识产权具有有限性垄断,而非无限。早期这样的收费模式有其合理性,但在未来如果仍然维持传统收费模式,肯定会越来越难走。

该人士表示,高通未来可以通过合理的收费方式将许可业务领域拓展:一是从到车载到物联横向拓展,实际上,高通已经在通过多元化的业务布局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二是从芯片厂商到运营商再到设备厂商纵向拓展。比如物联时代基于场景和业务价值来收取,而非按照芯片和通信模块,而这可能会涉及运营商以及其他服务提供商。

“从来没有人否认高通不应该收许可费,但无论是行业内还是法律界,都在强调一点,该怎么收就怎么收,要收得合理。”该人士强调。

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家银屑病看得好
北京治疗白癜风专科的医院
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大连有妇科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