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周小川详解金改清单

2018-10-29 11:52:58

周小川详解金改清单

本报 刘飞 北京报道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惜字如金的“完善金融市场体系”,到《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380余字描绘的金融领域改革方针,再到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洋洋洒洒6000字的《全面深化金融业改革开放 加快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署名文章,新一轮金融改革路线图,也如改革进程本身一样,渐进式地浮出水面。

周小川明确表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客观上要求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

尽管对金改并未提出具体改革措施和明确的进程时间表,但“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无疑是向各路资本发出了邀约。对于那些长期徘徊在银行业门槛外的民间资本和潜伏于地下通道的热钱来说,或将迎来新一轮“资本”盛宴。

金融资源市场化配置

谈及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认为,与以往的“基础性”作用表述不同,三中全会指出的“决定性”作用成为大亮点,也就是说市场缺什么就应该补什么。

具体就金融角度来说,李扬认为,“利率没有市场化,汇率没有弹性化,缺乏基准利率的建设。”但在资源配置过程中,推进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又是实现金融资源配置的一个必要的条件。

利率市场化进程正在按此稳步推进,贷款利率下限已经取消,贷款基础利率(LPR)也在近期开始报价运行。对于下一步利率市场化改革,周小川撰文称,已设定了近期、近中期和中期目标路径。

近期,着力健全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提高金融机构自主定价能力,做好贷款基础利率报价工作,为信贷产品定价提供参考;推进同业存单发行与交易,逐步扩大金融机构负债产品市场化范围。

针对大额存单的改革路线,央行副行长胡晓炼11月20日称,“大额存单可能经历先面对金融机构,面对企业再面对个人的过程,逐步提高金融机构负债产品定价的市场化程度。”即所谓的“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

伴随着央行的表态,香港《南华早报》站援引消息人士称,预计内地几大银行早将在11月在银行间市场推出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约有10家银行将在配额下推出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期限从3个月到6个月,定价高于上海银行同业拆放利率。

近中期,注重培育形成较为完善的市场利率体系,完善央行利率调控框架和利率传导机制。中期,全面实现利率市场化,健全市场化利率宏观调控机制。对此,胡晓炼详细解读为,逐步推进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从以数量型为主向以价格型为主转变。通过调整中央银行政策利率影响市场的基准利率,进而引导和调控各类市场利率。

“但落实市场化的前提是,首先要有一个良好的经济环境,也就是说经济金融要保持稳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巡视员方星海开门见山地称,对于金融业的潜在风险“不能掉以轻心”。

排除隐患,为急迫的当属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和加快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有消息称,存款保险条例正加紧制定,快有望年内出台。按照周小川明确提出的防止金融体系风险累积的设计思路,“通过明确金融机构经营失败时的退出规则,包括风险补偿和分担机制,加强对存款人的保护,有效防止银行挤兑。存款制度要覆盖所有存款类金融机构,实行有限赔付和基于风险的差别费率机制,建立事前积累的基金。”

扩大金融内外开放

这是次在中央文件中提到金融对外开放,也是三中全会中的又一大亮点。

在李扬看来,对内开放,主要是允许民营资本进入金融系统建立银行;对外开放强调三点:一是资本金融项目下的可兑换程度,二是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三是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一直以来,民营资本难以进入金融业。近年来,探索设立民间资本发起的自担风险民营银行步伐不断加快,门槛不断降低。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首次提出“探索设立民营银行”;7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开放的决心层层递进,《决定》中已将“探索”、“尝试”升格为“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的政策之门将彻底打开。但金融业作为竞争性的服务行业,应该按照“负面清单”的准入制度和扩大服务业开放的要求,为各类投资主体准入提供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全国共有36家民营银行名称获得国家工商总局的核准,第二家民营银行将花落谁家,备受期待。

“深度”改革的核心是打破行业垄断,促进适当竞争、适度竞争,提高金融效率。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晓求看来,深度改革的主要内容是消除歧视,打破垄断,允许新的具有巨大能量竞争者(甚至是搅局者)参与竞争,如民间资本、互联金融等。

在金融业对外开放方面,央行副行长易纲在《决定》辅导读本中发表署名文章中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大出口国,我国实体经济已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但金融业开放程度还相对较低,截至2012年末,外资在中国银行业市场份额占比还不到2%。

“长度”改革核心是对外扩展中国金融,使金融配置资源链条超越国界。“主要内容是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提高外国投资者在中国资本市场中的投资比例,实现外国企业在中国境内上市,将中国资本市场建设成新世纪新的国际金融中心。”吴晓求如是指出。

在汇改方面,央行将根据外汇市场发育状况和经济金融形势,有序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市场干预,建立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在资本项目开放领域,易纲认为,“按照IMF的标准,我国85%的资本项目已处于基本可兑换以上水平。实现人民币在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下可兑换,是金融开放的重要内容。”

那么如何推动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有序提高跨境资本和金融交易可兑换程度?周小川看来,应进一步扩大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和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主体资格,增加投资额度。“条件成熟时,取消合格境内投资者、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资格和额度审批,将相关投资便利扩大到境内外所有合法机构。”

与此同时,周小川还表示,研究建立境内外股市的互联互通机制,逐步允许具备条件的境外公司在境内资本市场发行股票,拓宽居民投资渠道。

但资本项目可兑换并不意味着百分之百的自由。“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对资本流动采取临时性管理措施。建立健全相关监测体系,实现资本跨境流动便利化和收集有效信息的统一。”周小川如是表示。

健全多层次市场

在李扬看来,金改的第三大亮点重点强调了下一步金融体系在资源配置方面主要应该发挥的作用。

其一是长期融资市场,比如多层次资本市场;二是地方债“登堂入室”;三是研究建立城市基础设施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四是开发性金融次在《决定》中强调;五是城市建设投融资机制,防止地方融资平台恶化。

金改的第四大亮点在于强调监管,特别强调监管协调。金融是资源配置,如何在不受监管约束的前提下,提高监管的有效配置,已成为一个辩证性的问题。

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应按照中央提出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风险前提下做好两个统筹:一是统筹好风险监管的敏感性、简单性和可比性;二是统筹好监管政策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协同性,“丰富和扩大两大政策工具箱”实现金融信息共享,减少监管真空和监管重复,形成监管合力。

电容回收
防爆窗
西虹桥壹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