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城信息港 > 军事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8.蝙蝠再临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9:16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8.蝙蝠再临

瑞秋出现在窄岛只是一个意外。

尽管布鲁斯和赛伯都劝过她,让她这几天不要去窄岛,但源于助理检察官内心对于某种意志的执拗,她还是在昨天就来到了窄岛的警察分局,试图在这里挖出更多关于克莱因背后的黑暗势力的消息。

忠于职守是一件好事,它是每个拥有工作的人都应该遵守的准则,但现在,这个美好的准则正在将瑞秋拖入地狱里。

在雇佣军和影武者的战争开始的时候,瑞秋正待在警察分局处理那些被关押的精神病和疯子,在整个街区突然断电的那一刻,她本能的想要立刻离开窄岛,瑞秋虽然没有罗宾和布鲁斯那种超敏锐的感官,但她同样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如果不是那个肥胖的警长告诉她不用担心,她估计这会早已经逃离窄岛了。

“愚蠢的家伙!害人害己!”

瑞秋护着两个孩子向前快速跑动,心里十万分的后悔,那个自信满满的家伙在影武者的波袭击里就被干掉了,而且更糟糕的是,他的死带来了连环灾难的效果,整个分局中的警察几乎是一触即溃,躲在柜子的她几乎是亲眼看着那些黑衣武士释放了分局里所有的精神病和疯子,那些家伙已经加入了他们。

“砰”

就在瑞秋距离码头边缘只剩下不到10米的距离的时候,一个黑影子猛地砸在了她和两个孩子的眼前,将三个人吓了一跳,瑞秋看了一眼那影子,看到是一个脑袋都被子弹打爆的雇佣军战士,她急忙用身体护住了两个孩子。

穿着黑色作战服的影武者战士注意到了瑞秋,他那黑色布袋的头罩只露出了一双眼睛,而那双眼里闪耀的是一抹冷漠的光芒,他顺手举起了手里的手枪,但是在瞄准的那一刻,瑞秋的左手从身后探出,那小巧的女士手枪的枪口绽放出了灼热的光芒。

“砰”

那黑衣战士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他的双眼里有一抹不可置信的光芒,但随后就失去了所有力量,身形一歪,摔入了码头之外冰冷的海水里。

但这一声枪响也吸引到了其他人的注意,又有两个手持武器的家伙将枪口对准了瑞秋和那两个孩子,助理检察官稍有些脏污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绝望。

不过就在枪声响起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却从天而降,那个被瑞秋护在身后的小男孩尖叫着,

“蝙蝠侠!”

瑞秋猛地抬起头,看到了那张开双臂,在膨胀成龙翼型的翅膀之下,缓缓从楼顶上飘然坠下,在到达那些暴徒头顶上的时候,他收拢双翼,载向地面,双手交叉,六道L型的刀刃从臂铠上探出,左右一抹,晦暗的刀锋亮起光芒。那两个想要开枪的黑衣武士就抱着手臂,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砰砰”

好不留情的两脚踹在这两个家伙的脖子上,将他们踢晕过去,他回头看了瑞秋一眼,甩手扔给了她了一串古怪的车钥匙,那上面是一个黑色的蝙蝠徽记,看上去就像是一件工艺品。

“车在旁边的巷子里,快走!还有15分钟,吊桥就收起了!”

说完,他双手交错,拳头上多出了类似于拳刺一样的东西,如猛虎入山林一般,转身扑向了那些和雇佣军们交缠在一起的影武者,瑞秋张开嘴,想要问些什么,但终咬了咬牙,这个意志坚定的女孩护着两个孩子转身跑向了旁边的街道,她回神看了一眼已经将那些影武者击溃的蝙蝠侠,内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

“一定要活下来呀!”

“嗡”

蝙蝠车启动时的巨大声响让布鲁斯的心安下了一分,瑞秋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一般,那是混杂着爱情和亲情的存在,她安然离开这战场,也能让布鲁斯悬起的心彻底放下。

“巴蒂尔在哪里?”

蝙蝠侠一拳将一个试图抽出长刀肉搏的士兵砸翻在地上,转身抓着中弹的分队指挥官肖恩大声问到,后者艰难的对他指了个方向,

“在车站那边,但是那边刚刚发生了一次剧烈的爆炸,首领他恐怕已经…”

“真是糟糕!”

布鲁斯将肖恩扶着靠在墙边,他从肖恩手里拿过通话仪,调整了频率,然后大声说,

“指挥代号黑蝙蝠,现在接过指挥权,各分队汇报情况!”

“窄岛西部仍在坚守!对方攻势猛烈,而且开始驱赶那些发疯的普通人朝我们进攻!”

“窄岛东部防线被攻破,但我们仍然在坚守,该死的!那些浓雾把这里的平民变成了疯子,我们处于劣势!”

“中央车站已经失守,有人进入了车站!另外,这里的雾气浓度非常高!请求支援!”

“吊桥防线依然完整!有发疯的平民试图穿越吊桥,已经被击溃!”

蝙蝠侠舒了口气,只要吊桥那边没出事,整座窄岛的人都发疯了也没关系,他思考了几秒钟,然后下达了新的命令,

“所有人!带上你们的装备和受伤的同伴,转移向吊桥防线,那吊桥会在15分钟之后收起,我需要你们阻拦所有试图通过吊桥的人!不能让这些吸入了恐惧毒气的平民进入市区!本地警长吉姆.戈登将全权指挥吊桥防线的防御!”

“但是长官,那些黑衣武士怎么办?”

布鲁斯抬起头看了一眼已经重新点燃了光明的空中铁轨列车的窄岛车站,他用沙哑的声音坚定的说,

“阻拦他们,把他们困死在窄岛!至于他们的首领,交给我!”

说完,布鲁斯从腰带的皮包里取出一个注射器一样的东西,将其刺入了肖恩指挥官的手臂里,片刻之后,指挥官恢复了清醒。

“指挥官,我需要你前往窄岛吊桥,协助戈登警长守卫那里!”

布鲁斯抓着他的肩膀,面罩之下的那双眼睛死盯着他,“在我回来,或者胜利的消息传来之前,不要放松警惕!”

肖恩身体里的痛苦在这一剂兴奋剂的作用下被稍微压制了一些,他点了点头,布满了血丝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然后又快速的说,

“在车站防线旁边的警戒区二楼,我们在那里放置了一些大威力的攻击武器,你会用到它的。”

“恩!保护好自己!”

蝙蝠侠站起身,左手在身后的腰带上一抹,飞爪枪落入手中,他朝着前方的楼顶扣动扳机,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像是真正飞起来一样,朝着前方的屋顶飞速蹿升,借助飞爪枪和龙翼披风,他如幻影般的身姿在黑暗中飞速前进,很快就接近了窄岛车站。

地面的大街小巷上已经布满了那些在恐惧毒气里被冲击的失去了理智的普通人,他们就像是丧尸电影里那些只知道追寻新鲜血肉的丧尸一般,在彼此扭打着,进入窄岛的警察和雇佣兵都配发了防毒面具,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别指望普通的警察能有什么样强大的反击能力了。

甚至连那些穿着厚重防弹衣的重装警察,都在那些失控的平民的冲击下,被夺走了武器,然后被拳打脚踢,更倒霉的一些甚至直接被打死。

普通人被恐惧毒气催眠之后,映入眼帘的全是扭曲的一切,所有站在他们身边活动的物体,都会在同样被刺激的感观中转化为可怕的东西,对于一部分人来讲,恐惧会击垮一切,但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恐惧则会诞生出新的力量。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够的意志来掌控这种力量,那些暴躁的人手里挥舞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在失去了电力的黑暗街头,吼叫着各种各样的声音,他们排成混乱的队伍,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被那些带着面具的黑衣武士引导或者是驱赶着,在各个小巷子里终汇聚成了一股庞大的,黑色的浊流。

还有那些骑在惊慌失措的战马上的黑衣武士,这些马原本是戈登调集来的,准备镇压暴乱的骑警的好伙计,但此时它们的主人已经被杀死,或者被击溃,新的邪恶主人就像是中世纪的骑士一样,操纵着同样被恐惧毒气刺激的发狂的战马,在人群中肆意的踩踏,将那种恐怖的混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在蝙蝠侠掠过窄岛黑暗天空的那一抹抹瞬间,他看着下方的一切,赛伯的问题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仅仅是依靠他的力量,他真的能够拯救这个活生生的地狱里受难的这些平民吗?

“首领!列车的电源已经启动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黑衣武士从黑暗中出现,站在杜卡德身后,恭敬的回复说,“现在就要把仪器搬上列车吗?”

杜卡德带着那个小巧的,扣在鼻子和嘴巴上的黑色防毒面具,他挥了挥手里的杖剑,大声说,“当然,孩子们,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嘛!”

“把它抬上去,20分钟之后,这堕落的城市就将彻底溺毙于早就该到来的毁灭里,现在距离我们点燃警醒文明的圣火只剩下一步之遥了…孩子们,我们即将完成我们的誓言!”

杜卡德张开双臂,他踏步走上那升降阶梯,就像是要拥抱某种存在的黑暗或者说是荣耀一般,在他身后,精挑细选的,的武士们将那已经停止运转的银白色仪器抬上了升降阶梯,他们有这个资格,陪同伟大的拉尔斯.艾尔.古尔,这个在他们的历史里已经成为了精神象征的首领一起,旁观一场盛大的毁灭和新生的开端。

他们将亲手完成这一切,这简直是再没有的荣耀了。

不过就在升降梯升起的瞬间,一道黑色的影子带着呼呼的破风声从天而降,窜入了那原本供给货物上升的阶梯里。

杜卡德回头,就看到了那个身穿黑色战甲,头带蝙蝠面具,背后还有黑色披风的人,这种伪装在他眼里几乎毫无用处,他仅仅是从那双混杂着怒气的双眼里,就能看出他的身份。

杜卡德愣了一下,然后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站在他眼前的蝙蝠侠一眼,

“我的弟子,你似乎将我对于伪装的描述实现的太过文艺和戏剧化了…不过你终还是选择了蝙蝠,而且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了我希望看到的东西,你有了比复仇更高的追求…这很好,这将成为你进入象征重要的一步…前提是,你别死在这路上。”

他的身体后退了一步,在他身后的四个全副武装的黑衣武士大步上千,挡在了杜卡德和布鲁斯中间,

“蝙蝠曾是你的恐惧,现在似乎你想要把这种恐惧带给你的对手了…这很好,但是让我看看,你的意志究竟能不能实现你内心那个疯狂的想法吧,让我看看,以哥谭而为的赌注,我们两谁会赢!”

老绅士转过身,他看向那黑暗里还灯火通明的城市,他双眼深处闪过了一丝欣慰,紧接着又是一道坚定的毁灭意志,他的手指向后一挥,冷漠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杀了他!”

永康市永康医院
玉田县中医医院
沧州妇科医院哪好
济宁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牛皮癣怎么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