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城信息港 > 旅游

中国县城的文化与尴尬管

发布时间:2019-02-02 01:39:38

  中国园林1月13日消息:《福布斯》中文版发布2014年中国大陆县级城市榜,江苏昆山连续第六年名列,与江阴、常熟、张家港、义乌一起名列“中国大陆县级城市”排行榜前五名。

  这些城市都是中国县域经济的领跑者。福布斯的县城也没说他们评选的指标主要是啥,但毋容置疑的就是经济,否则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县市为啥一个都不在其中。

  其实老外并不懂得中国的县城,像排名前五位的中国县级城市已经没了“县”的味道,而是缩小版的中等的城市了。比如这五个县级市经济总量都远远高出中西部的地级市,你说它是县级城市只不过是行政区划的标志而已。这些城市早就没了县城的文化,也没了县城居民的生活状态。

  中国的县城有着独特的县域文化,县城里稍有头有脸的人,就会被大众认知。为官的弄个科级就算仕途成功;为文者一辈子在《诗刊》发几首诗就算诗人了;豆腐坊上了生产线就算大老板;年轻时一次“劈腿”,半辈子都背着“风流”的名。要想出名不用趁早,在县城里卖五年烧鸡不换地方,全城人都知道你的名号。

  也别说县城不好、挣大钱难,成为“大款”却很容易。开一台“四个圈”的奥迪在县城转四个来回就有了仰慕者。当大官难,但要找到权威的感觉不难,无论你是派出所、税务所、农科所……只要是所长在县城都算“高干”。一官半职在都市是职业,在县城就是领导。有职位的人在县城被滋润得神清气爽。县城的同城效应让人人都有了个体存在的感觉,你不会被人群湮灭。县城人打开窗户就是左邻右舍,它是集镇的延伸和拔节,它是放弃了土地的农民村庄。即便你也学都市人那样一道铁窗两扇铁门,也实现不了“大隐于市”的目的。

  县城人讲的是关系、靠的是朋友,认识的人多在遇到事用一颗随缘的心时比钱多更管用,人脉决定着成败。县城里的人,重于为人,轻于干事。不会做事不怕,不会处事难于立足。县城里做事讲的是既要实实在在,又得环顾左右,太虚了有人骂你滑头。

  再小的县城也不是乡村,即便县城里没有一座楼房,可是那一间间小小的房间却布局着人民政府的各个职能部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县城除了没有外国大使馆外,其他的国家机构都能找到相应对口的部委办局,省会城市的各个部门,县城人的一生其实就是在租借中度过的里也一应俱全(就差一个领事馆)。

  县城人的文化积累薄,但县城人的脸皮更薄,他们把面子看得和自尊一样重要,不给面子,就是伤了自尊。朋友聚会明明兜里没钱,也得冲上去买单。这顿喝了你的酒,下次找机会得补偿,不能占着别人的便宜。县城人到了省城、到了大都市,遇到曾经在县城里自己接待过的“朋友”,对其摇身一变,只会嘘寒问暖、不舍分文的“假客气”极为恼火。回城后见到朋友的句话保准是省城人“真他妈的虚头巴脑”。是啊,人家不是县城,高处不胜寒嘛。可是没过两月,省城的人又下来了,县城人即便心中已不再悦乎,仍是笑脸相迎,杯盏接风。没办法,县城人天生就是脸皮薄、好面子。

  中国的县城规模一天天在扩大,可县城的数量却一天天在减少。县城发展了,变成了市,可是乡镇发展了,却变不成县城。10年间在中国的版图上已经有近300个县消失,变成了市,可是却没有乡镇变为县城。如按此速度和模式不出200年

中国县城的文化与尴尬管

,中国怕就没有县城了。我真怕中国没有县城,我也真怕县城里的有些习俗和观念会永远消失。说不清、道不明的县城,却能体现出国人的人情和风俗。

  :

  留住文化遗产之魂不只是“国事”

  文化遗产既要敬仰更要弘扬

  文化遗产保护“福建模式”学起来

  湖北:房县升级生态文化旅游业

  (来源:中国建设报)

眉山添加剂厂家
家庭客厅背景墙
新小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